巴黎式优雅之路探寻(上)

作者:吴璠 发布日期:2016/03/11

1457681250310036088.png

巴黎在思量践行一座现代化都市的道路上已经走过了上百个年头。广泛的公众参与基础以及对现代城市规划理念的尊重和推崇,使其避免了如第三世界国家,特别是东亚地区在二战后快速工业化、城市化阶段,在大城市接连出现的人口膨胀、交通拥堵、环境恶化、资源短缺等病征。今天,这座城市更是被冠以“艺术之都”“时尚之都” “文化之都” “浪漫之都”的桂冠,成为一座包容、开放、具有国际影响力的现代化大都市。巴黎及其规划究竟具备怎样的特质,博取了广大发展中大城市欣羡的眼光呢?这次,我们试图探寻它在抵达优雅之前所走过的路。

气候所孕育的考究衣着品位,也并不仅局限于其位列四大时尚之都(其余分别为纽约、伦敦、米兰),在时装行业所保有的泰斗地位。
可以说,我们希望表达的巴黎式优雅涉及一个更广义的范畴,是巴黎作为世界四大国际化都市之一(其余分别为纽约、伦敦、东京),在古城保护和城市区域平衡发展等重要城市问题时所展现出的谋略和步伐。

城市风貌与天际线

城市天际线,指从远方第一眼所看到的城市外边形状。第一眼中的第一印象,往往是这座城市的高度、规模、色彩和标志性建筑。通俗地说,就是人站在城市中一个地方,向四周环顾,天地相交的那一条轮廓线。城市天际线是西方城市规划的重要概念之一,城市天际线应该是错落有序、完整和谐的。使人能从天际线发生较大转折处读取城市重要建筑和空间的信息。比如在建国前的传统北京城中,皇城紫禁城被置于中轴线上,其高度明显突出于整个城市,而其中最重要的建筑物——太和殿又统领了天际线的制高点。传统北京城的天际线也很好的契合了中国传统城市建设思想中突出皇家建筑、政治建筑的理念。

而由埃菲尔铁塔顶起的城市天际线则是巴黎被广为流传的优雅标签之一,也是在严格的城市规划管控下形成的重要城市景观效果。为避免现代建筑的材料和高度对古城的破坏,满足金融、商业、办公等现代城市功能的新城区脱离古城而建,很好的延续了古城地区的天际线及整体风貌,这与北京、东京、首尔等东亚传统城市将新区混建在旧城区中,最终基本丧失了古城风貌、天际线也不再具有价值的做法有本质区别。

其实,巴黎旧城区的保护也并非一帆风顺。在拿破仑三世的粗暴统治和1870年普法战争、1871年巴黎公社期间,巴黎城市面貌也曾几经蹂躏。直至此后巴黎迎来第二次大规模发展,1889年,为纪念法国大革命一百周年,同时为迎接当时的巴黎世界博览会,著名的埃菲尔铁塔拔地而起,象征了法国当时的国际地位和综合国力,也撑起了巴黎百年来的独特气质。第一次世界大战及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巴黎虽然没有遭到严重破坏,但在1944年巴黎解放前夕,希特勒曾经下令彻底摧毁这座城市。不过,当这位法西斯领袖站在夏悠宫的平台上凝望这座充满历史积淀、凝聚着人类伟大智慧的古城时,最终放弃了这一念头。

有意识的城市天际线规划控制要追溯到中世纪的城市防火管理条例的出台,建筑高度被控制在20米以下。19世纪,这一做法被其他欧洲城市争相效仿,形成了埃菲尔铁塔、圣保罗大教堂、科隆大教堂等对于欧洲城市天际线的支配地位。在这之后,巴黎一直严格遵守城市规划法令,特别是在限制建筑物的高度及规模方面。现在摩天大楼在巴黎的建设受到了严格限制,高度超过37米的新建楼宇只在特殊的情况下才会得到批准,而在其他欧洲地区,对于建筑高度的限制甚至比这更低。因此,在巴黎,现代建筑技术并没能像在北美、亚洲那样改变城市中心区的面貌,集中了行政、经济、文化、娱乐功能的旧城区能够继续作为城市的核心存在。此外,脱离旧城区而建的新城区及中央商务区,因为没有包含太多城市功能,其土地价值也未像亚洲、北美城市一样虚高,旧城区的保护还起到了抑制新区高地价的效果。

城市广场与绿地空间作为欧洲城市空间的重要元素,广场是市民公共活动、宗教文化传播的主要场所、重要的城市开敞空间以及大型城市活动的举办地。即便在之后的城市发展中,城市中心功能被削弱,但城市广场依然能够能不断适应新的城市环境并体现其对于城市的重要价值。

广场对于法国人的重要性起源于市民文化思想,之后,法国式城市广场及园林文化随着巴洛克艺术美学遍及欧洲而得以发扬光大。19世纪后,法国城市规划中开始注重市民公共休闲活动空间的营造,比如将公园适当安排在靠近城市建成区的地方,甚至有政府买下私人花园向公众开放的案例出现。在这一观念的驱使下,“绿带”理念呼之欲出。由于地理局限性和历史政治等因素,欧洲曾经出现过不少面积较小的城邦,出于抵御外敌的考虑,大多以城墙围护。随着工业革命到来,城墙已不具备原有功能,并逐渐成为交通障碍,加之大量涌入城市的人口扩张了原有城市规模,城墙作为消极的城市元素被逐渐拆除,取而代之的是连接城市和乡村的环城绿带。环城绿带一方面为住在拥挤的城市建成区里的居民提供休闲娱乐之地,一方面成为一种控制城市蔓延扩张的方式存在。巴黎市区和各新城之间也被这些绿带限定出发展的边界。

此外,这样的城市休闲空间理念还深入到了居民区的规划中,法国城市的住房计划提出了居住区应有儿童运动场所及其他娱乐设施,并演化为“社会绿地”的概念。二战后,这一模式被欧洲其他国家纷纷效仿。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中国质量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或建立镜像
客服邮箱:caq123@caq.org.cn 制作单位:中国质量协会网络中心
Copyright©2003-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7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