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东专栏--论哄抢

作者:吴璠 发布日期:2015/10/21

哄抢的群体事件已经被媒体报道地失去了新意。这几天,又连续出现几起哄抢事件,苹果、小鸡、西瓜、橙子、人民币、原油……,从所抢的货物看是无所不抢。笔者也有过相同的经历。那还是96年的冬天,我和安景文教授以及另外一位朋友一道深夜驾车去山西,途径河北,由于朋友疲劳驾驶而偏离道路,撞断几棵树侧翻在路旁,好在都系着安全带身体无大碍。我们下车确认车况,还未来得及摆放警示牌,又驶来一辆装满啤酒带拖挂的卡车撞在我们车上,这下车被彻底撞废了,卡车司机也许由于惊吓,摇晃着直接将车开到路边的沟里。寒冷的冬夜,只见同样寒冷的月光下几个黑影晃动几下消失了,不到半个小时,附近的村民们兴奋地提着篮筐,开始哄抢啤酒。一会儿,没有碎的啤酒基本被抢完。又有一群村民开始围着我们的越野车四下寻觅。记得当时像赶狼一般,这边赶走,那边又凑上来。最后,车里修车的工具箱以及一些带着路上喝的矿泉水都被洗劫一空。据说那一带已有这么一种生态链,夜里有专人负责公路巡查,发现车祸就通知村里,然后,……。事后庆幸地感慨道,幸亏当时我们没事,否则,估计手表和外套都不能幸免。为此,很长时间对当地“彪悍”的民风耿耿于怀。

其实,我们路过的地方正是当年八路军从太行山走向平原开展游击战的地区,是地道战、平原枪声、平原游击队的原型所在地。当年他们掩护八路军,对八路军伤病员救死扶伤,为抗日救国曾经做出过巨大的贡献。多年过去了,社会经济不断发展,怎么还会出现哄抢车祸的丑恶现象,且大有甚嚣尘上之势。当然,我们也看到了不少与此截然相反的案例。郑州某瓜农的车翻倒,市民们不仅没有哄抢,反而帮助瓜农将很多破了相的西瓜买回去,有些热心人还发信息号召朋友们过来帮助瓜农,据称“场面感人而温馨”。另外一幕是江苏盐城某储户手上的2万元现金,不小心被大风吹得满天飞扬。几名路人在捡,后来连银行里的人都跑出来捡,然而大家都把钱交给失主,最后发现200张100元钞票只差3张,失主非常感动。 

我们不禁自问,同样受到过传统道德观念影响,同在公共场所的众目睽睽之下,为什么结果会如此的大相径庭呢?中央电视台《新闻1+1》节目从贫穷的角度去寻求答案,结论似乎不能服众,即便是上海这样的国际大都市都未能免俗。一位在上海打工的工友年末回家前,从银行取的17600元现金从口袋掉出散落,竟然被一群自认为“腔调十足”的上海市民哄抢,最后只找回3000多元,那可是工友辛苦一年打工的积蓄啊!(似乎已听见上海人在说,那是外地人干的。)

人类行为的动机无非是内因和外因,西方心理学也相应地被分出了行为外因说和行为内因说,弗洛伊德和巴甫洛夫也就分别成了两大学派的代表人物。行为的内因可以从需求层次或者潜意识等不同角度出发,由于内在的需求或冲突产生动因,导致某类行为出现的频率增加;从外部影响原因和行为带来的后果看,行为获得奖励或受到惩罚以及对行为后果的预期,将对下一轮行为出现的频率产生影响。哄抢是群体行为,需要通过个体行为以及个体之间的互动去研究。再加之东西方文化的差异性(也可以用农耕文化和狩猎、游牧文化去区别,尽管意大利和法国南部长期从事农业耕作),导致东方农耕文化圈人们的行为规范存在于人群中;而欧美游牧、狩猎文化圈人们的行为规范存在于个体心中。面对上述多方面的观点,从唯物辩证法出发便能理清思路,毛主席曾在《矛盾论》中指出,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依据,外因通过内因起作用。因此,对哄抢行为的机理可以简单分析如下。

1、 哄抢别人财物是犯罪,如果某人内心认知对行为约束力很强,那么他不仅不参与,甚至还会劝阻别人,而前来参加哄抢的群体内心约束已经失效。当货主哭着求他们的时候,他们冷漠地无动于衷。有文化人类学家分析过,中国、日本的人群对宗教的信仰过于势利,大都是“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我们也经常看见一些时尚人士结婚去教堂,平时常和道家长老探讨人生,时而又会去庙宇烧几柱高香。因此,内心约束力不强的群体,行为外部的约束力就成为矛盾的主要方面。西方文化人类学者将西方文化归纳为“罪的文化”,东方文化归纳为“耻的文化”。前者是通过内心对教义的信奉产生约束力;而后者通过群体共同信奉的道德信条,对群体中的个体产生影响。

2、 从外部环境看,由于市场经济大潮冲淡了曾经的道德信条,加上社会上腐败现象蔓延,导致群体共同信奉的道德信条弱化。除非遇到正能量的引导,当面临钞票飞洒,几位充满“正能量”的人高声呼喊,“人家打工的不容易,捡起来还给人家吧”,在这些人的带领下,“羞耻感”会随着别人的目光产生作用,“被戳脊梁骨”的担心开始左右行为。从现场录像看,当警察阻拦哄抢者时,他们声称“别人也拿了。”这意味着外部群体行为对他们的影响远超他们的内心反省。再加之近年来社会贫富差距增大,在我们这个“不患寡而患不均”的农耕民族,他们会认为开车的就是有钱的,最后发展到只要是车上的都可以捡(不是抢),其中,也许还会说出几句梁山好汉的话来,为他们心中仅存的道德感做辩护。

面对不断出现的哄抢事件,可从以下几方面采取对策。首先严格执法,严厉打击哄抢的主要组织者或责任者,提升犯罪成本;其次,媒体要承担起强化正能量的社会责任,用更多的篇幅去报道正面的事迹,而不是因为个别老人讹了扶她的学生,就连篇累牍地报道、讨论,结果导致大量的老人倒地无人前去搀扶的局面。当然,对于恶意讹人的要加大谴责力度甚至追求其法律责任;最后,随着国民经济的发展,缩小城乡差距,提升社会福利水平,进一步落实对低收入人群的帮助,建立健全惩治和防止腐败的机制。只有这样,社会的道德感和正义感才会复苏,当年掩护和救助八路军、新四军的老乡们,那些用自己的乳汁解救解放军战士的乡亲们才会回来。

关于我们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中国质量协会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任何图文或建立镜像
客服邮箱:caq123@caq.org.cn 制作单位:中国质量协会网络中心
Copyright©2003-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5018279号-1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185